关灯
护眼
    正如顾子凡所料想的那样,消息发出去没多久,就收到了对方发过来的一串数字。

    “真的假的?”

    电话里,女人的声音显得有些急促,整个人都用力的在克制住了自己的情绪。

    “告诉你,我已经把我们两个人的聊天截图了!”

    顾子凡冷笑了一声:“这种事情我骗你干嘛?真要不相信我的话,你就不必这么着急着来找我确认了,其实从刚才切断了直播开始,你就已经联系不上对方了,对吧?”

    否则也就不会这么着急着和我联系了。

    顾子凡最后一句话没说出来,可这女人已经听懂了他的意思。

    咬牙切齿阴沉着脸色,异常愤怒的说道:“如果不是因为你,我怎么可能会拿不到钱?”

    “现在还来联系我做什么?觉得可以在这里看了我的笑话,所以故意的吗?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几个字的时候,没忍住提高了自己的音量,声音听起来有些尖锐,顾子凡下意识的将手机离自己的耳朵远了一些。

    “说啊!你是不是就是为了来看我的笑话的?我告诉你这件事情我们没完!拿不到钱也无所谓,如过不是因为你的话,我也不至于会沦落到现在的地步!”

    没有办法去责怪了事前联系她的主播,女人非常清楚这个富二代的权势,对于这样的人她招惹不起。

    权衡之下,只能将拿不到钱,被人拆穿的愤怒全都撒到了顾子凡的身上。比起得罪一个富二代,还不如找一个没有身份背景的主播。

    “之所以拿不到钱都是你的错,你必须按照我和刘先生之前约定好的!把钱打给我!”

    “要不然我就曝光了你和我之间的聊天记录!”

    顾子凡好笑的摇了摇头:“这是你跟他之间的交易,什么时候跟我扯上了关系?从头到尾我都只是一个受害者而已,什么时候居然也有理由,找我这个受害者要钱的?”

    拿不到钱,不甘心的情绪蔓延在了胸腔里,女人当然不可能在听着顾子凡和自己辩驳:“如果不是因为你非要在直播的时候搞这么一出,你觉得我会一分钱都拿不到吗?你知不知道刘先生是谁?”

    懒得去理会了这个抓狂的女人,顾子凡并没有回答了他的问题:“照你刚才说的这些话,我就可以把我们两个通话录音一起提交过去,告你一个非法勒索,你信不信?”

    抓狂的女人声音一下子就被呃在了咽喉,涨红了脸,用力的捏住了手机:“你凭什么告我?我什么都没做!什么都没说!”

    顾子凡松了口气,总算没在听到让人耳膜震聋发聩的声音:“你们两个人之间的钱财纠纷,那是你们两个人之间的私事,跟我无关,我打这通电话过来,主要是想跟你做一个交易。”

    暴躁的声音顿了一会才勉强恢复了平和,声线里隐约带着些颤抖:“你要做什么交易?看不会和刘先生一样,也是希望我出面来抹黑了对方吧?你们这些小主播的心思我可了解了!刘先生这样身份的人,不是你我得罪的起的!我可警告你,最好别有这样的心思,你想死别拉着我!”

    无奈的长叹了一口气,顾子凡头一次感受到了话不投机半句多,是一种怎样的感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