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趣中文
第5章 第5章(1)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5章 第5章

    到家时,简言转头看,才发现裴缺已经睡过去了。

    小孩儿歪着头,睡梦中不知道做什么梦,不安地抓着安全带,小脸皱在一起。

    简言知道他累了,不忍心将人推醒。

    他停好车,走到副驾驶,将车门拉开,小心翼翼地把小孩儿抱起来。

    裴缺轻轻地梦呓一声,简言微微倾身听见他叫的是“妈妈。”

    他一顿,电梯叮的一声响。

    裴缺半梦半醒地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陡然意识到自己腾空,小孩儿有些不安地往简言怀里缩了缩,双眼茫然呆滞。

    “哥哥……”他轻唤,眼睛一眨一眨的,像是有些害怕和惊讶。

    简言抱着他,走进电梯,还有闲工夫打趣道:“回去多吃点,长胖点。”

    裴缺悄悄地捏捏自己的肉,哦一声,乖乖地窝在他的怀里。

    可能是这种被人抱着的感觉太陌生了,他多数是紧张的,抓着简言衣袖的手没有松开。

    到家时,简言将人放下来,他沉默会儿,抬手揉揉裴缺的脑袋:“你是不是在想妈妈?”

    简言想,或许他意会错了,裴缺并不讨厌他妈妈,或许还很想念她。

    不然为什么会梦中呓语都是他的母亲。

    裴缺愣住,他怀里抱着简言给他买的小企鹅,他摇摇头。

    在简言疑惑的目光下,他又迅速点点头。

    简言露出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。

    他果然意会错了,也是,现在的小反派年纪还这么小,没有太大的怨气,也没有激起那么强烈的恨意。

    是他先入为主了。

    简言愧疚道:“如果想妈妈了,哥哥带你去看妈妈好不好?”

    裴缺抿唇笑,抱着小企鹅的手紧了紧,垂眸躲避简言的目光。

    小裴缺想,他现在大抵不是个乖孩子。

    他骗了哥哥,他不想妈妈。

    但他不想让哥哥觉得他是个很冷漠,不善良的小孩儿,所以他要说他想妈妈。

    裴缺刚刚做梦梦见他又回到了冰凉的出租屋,妈妈拎着鞭子打他,很痛,但他醒过来看见了哥哥的脸,那种痛瞬间被抚平。

    裴缺一直没有说过,他一点也不为妈妈的离世而难过。

    他是个坏小孩。

    得知妈妈去世时,他是开心的。

    那个打他骂他的人不在了。

    而且,因为妈妈的离世,他被哥哥收养了。

    裴缺很开心。

    他睡着后都是开心的。

    他很坏,但他无比庆幸自己能够留在哥哥身边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简言这几天变法的给裴缺做吃的。

    他的厨艺跟着网上学,得到极大的进步。

    简言感叹自己要是哪天失业,他还可以去从事厨师。

    裴缺边吃边笑,甜软乖巧,十分捧场地说“哥哥以后是个大厨师。”

    他可爱又认真,以至于简言被他夸得飘飘然,差点当天就递辞呈改行发展厨艺。

    休息日还剩下三天,简言开始琢磨正经事。

    裴缺现在十岁,正是上学的年纪。

    简言问裴缺,得知他其实一直在上学,只是经常请假。

    但他聪明,已经自学完整个小学的内容。

    作为一个小学留级过的青年,简言表示自己被羞辱到了!!

    简言回忆原著剧情,他印象深刻,在得知自己是穿书的那晚,他起床用笔把自己记得的内容全写下来了。

    他记得小反派就是跳级和主角两人相遇,才有你追我赶的剧情。

    于是,简言还是压着裴缺去上六年级。

    打死也不能跳级。

    不过裴缺之前上的学校离这里很远,简言打算给他转学。

    他这不算学区房,但小区不远就有一所小学,教资中等。

    简言第二天就去办理转学。

    小裴缺成绩优良,加上长得乖巧可爱,腼腆话不多,惹众位老师喜爱。

    参加入学考试后的第二天,简言就接到可以入学的通知。

    于是从今天起,裴缺小朋友就要老老实实的去上学了。

    周一早上,简言把被窝里的小孩儿给扯出来。

    裴缺一个人睡害怕,所以一直都是和他一个人睡。

    简言刚开始还有些不习惯,他一个睡习惯了,而且他……嗯,他睡姿不太好。

    和裴缺睡得第一个晚上,他还有所克制,但和裴缺睡的第二三四……个晚上,他就原形毕露。

    有次早上他起床,看见空荡荡的床,吓得差点报警。

    然后,他就看见小孩儿从地上爬起来,伸出一只手,露出一个脑袋,缓缓道:“哥哥,我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为此,简言感到十分的羞愧,痛定思痛地决定要和裴缺分床睡。

    但裴缺每晚都用可怜巴巴的眼神看着他,他最后妥协,只能乞求自己睡姿好一点。

    —

    把裴缺送到学校门口,简言猛踩油门去上班。

    裴缺站在学校门口,站在原地看着简言离开,等彻底看不见简言的车屁股,他才走进学校。

    这是裴缺第一次不带伤上学,他不用低着头躲避同学怪异的目光,不用像是个异类,被人排挤嘲笑。

    有同龄的小孩子见他长得好看,立马围拢过来,问他:“那是你的爸爸吗?”

    “你爸爸长得真好看。”

    “我给你糖吃,我能认你爸爸当干爸爸吗?”

    裴缺被围着,他有些羞涩地低头。

    直到听见最后一句话,他倏地抬头,脸上的羞涩瞬间消失,他沉着脸:“不是,他不是我爸爸。”

    问他的是个比他高半个头的小姑娘,小姑娘被他吓得一愣愣的。

    裴缺:“他是我哥哥,他只是我一个人的哥哥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