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趣中文
第22章 第22章(1)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22章 第22章

    步入炎夏,a城天气干燥又热,在外走一圈简直是酷刑。

    简言和裴缺回家时,已经汗流浃背。

    简言打开空调,脱掉上衣,麻溜地钻进洗手间。

    洗去一身汗,鼻尖萦绕的都是沐浴露的味道,简言浑身舒坦了。

    他伸手要去拿置放架上的衣服,目光落在空空如也的置放架上,手指猛地一顿。

    裴缺不在家,现在又是夏天,简言不喜欢衣服黏在肌肤上黏糊糊的感觉,所以自己一个人住的时候他都是喜欢光溜溜的,能穿一条大裤衩是他最后的极限。

    他以往回家就是进浴室洗澡,拿不拿衣服也不过是遮不遮的一回事儿。

    但现在好歹还有小朋友在家,简言光着出去,而且他连裤衩都没拿!!!

    刚刚穿的也已经扔洗衣机里了,现在拿起来也穿不了了。

    简言关掉水,扯着嗓子叫一声裴缺。

    裴缺正坐在沙发上发呆。

    闻言立马趿拉着拖鞋走过去,敲了敲厕所的门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简言抹一把脸上的水,“你去我衣柜里拿条裤子来。”

    裴缺哦一声,跑进房间里。

    简言的衣柜大多都是裴缺收拾的,但贴身衣物简言还是要脸,都是自己整理,也是规规整整地放在一个收纳盒里。

    裴缺平时候没有打开看过,这是他第一次打开简言的收纳盒。

    就好像是打开了潘多拉魔盒。

    简言的裤衩也秉性着成年男人该有的成熟稳重,大多都是以黑色为主,不过他要本命年了,前几天逛地摊买了两条红色裤衩回来。

    裴缺莫名地不敢看,他抿唇,手指忐忑地捏住一条黑色的内裤边缘。

    棉质感,和平时候穿的没什么两样。

    但一想到这条裤子是哥哥贴身穿过的,他便莫名地不敢多触碰,好像上面沾染着什么毒,只要再多碰几下便会中毒身亡。

    裴缺捏着内裤,然后快速关上收纳盒,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客厅的空调还在制冷,冷气铺面而来,他脸上莫名的热度消散不少。

    少年呼出一口浊气,“哥哥。”

    他伸手敲敲门。

    门里影影绰绰,裴缺只看得见有影子晃动,然后一只手拧开门,他下意识地屏住呼吸。

    门缝里钻出一只手,手四处抓了抓,没抓着。

    简言疑惑:“嗯?人呢?”

    裴缺连忙回神,把手上的东西递给他。

    只是因为慌张,他的手触及男人的掌心,沾着温水,裹挟着浴室里的热意。

    裴缺缩了缩手指,轻声道:“哥哥,还有其他事吗?”

    简言利索的套上裤衩,裤衩是宽敞舒适型的,他回到:“没什么事了。”

    裴缺嗯了一声,走向空调处。

    凉风呼呼地吹,他垂在一侧的手指轻轻地捻了捻,似乎在试图碾碎指尖的温度。倏而又惊觉自己在做什么,他立马松开了手指,抬手搓了搓自己的耳朵。

    简言套着裤衩出来,他头发湿漉漉的,赤着上半身,空调的冷气猝不及防地打在裸露的肌肤上,他抖了抖。

    “搞瓶?”他从冰箱里拿出一瓶啤酒,坐在沙发上,向裴缺挑眉。

    裴缺摇摇头,“不要。”

    简言咂舌:“这么乖?”

    “喝一点也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夏天就是要喝冰啤酒,要不是现在天色太晚,简言都想把刘渊约出来。

    裴缺忍不住扶额:“怕哥哥喝醉,没人管。”

    这陡然一说,简言蓦地想起暑假时候喝醉发疯干得囧事儿。

    他一顿,悲哀地看着眼前的啤酒,不知道该不该喝。

    总不能喝醉了又发酒疯,抱着人啃吧?

    算了,简言把一瓶啤酒分成两次喝,总不会喝醉吧?

    他心安理得继续喝,裴缺还十分体贴去厨房炒了花生米。

    花生米下酒,一整天的疲惫都消失殆尽。

    简言感叹:“人活一辈子,不就图个安逸享乐吗?”

    裴缺在旁边陪着他笑,他的目光落在男人脸上,虔诚至极。

    像是简言此生最忠诚的信徒。

    简言边喝酒,边问他在学校的事儿。

    裴缺一一回答,省去了宿舍里住进宋微言的事儿。

    裴缺从小就省事,加上他们每天都通电话……

    ——这里,简言就不得不提一句了,他觉得他俩通电话的次数太频繁了!

    哪有家长和孩子一天要打两次电话,通一次视频啊。

    他上学那会儿,周边的同学都恨不得脱离家长的唠叨,打电话也是说几句都不耐烦了。

    但到裴缺这里,简言反倒成了那些个学生。

    简言也有提过一句,想着适当减少通话,不要让裴缺那么粘人,但这无济于事,反而得到小孩儿可怜巴巴的目光。

    简言瞬间便心软了。

    算了算了,等长大一点不用他说,裴缺可能就会嫌他烦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半瓶啤酒没有把简言喝醉,但脑子也晕乎乎的,有些上头。

    他这人就是又菜又爱玩儿。